2007年10月27日 星期六

隱身術

  可能我遊戲玩多了,就連隱身術都給我練成了.搬出大學宿舍沒的上網兩個星期,因為是考試期間,沒事做.好在有好多的電腦遊戲沒玩完,就拼了命玩完它們.

  在這兩個星期里,我再次無法體會到存在人與人之間,很廢的一種關係,人類稱之為"友情".兩個星期都沒人察覺到我的消失(除了那幾個知道我搬出去的).回到家里上網時,連一封離線訊息都沒有,手機也不曾響過.由此可見,就算有一天我人間蒸發了也沒人懂.不過也好,這證明我不會讓人難過,因為我不曾在人類心中留下任何痕跡.

  人如何對我,我就該如何對人.聽過禮尚往來,來而不往,非禮也嗎?以前我不大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現在終於懂了.之前我都看著‘禮尚往來’這四個字,往字為先,說明要先有付出;來字在後,說明後來才有回報.現在我看的是整句話,句中只說明來而不往是非禮,所以從我的角度來看,是我付出而不得‘往而不來’,沒說非禮.那麼來看,付出沒回報是有理的.

  所以就乾脆‘不來不往,免招冤枉’,因為來而不往就欠人家一個人情了.來往的數次多了,就不懂誰欠誰了,最後還不是白白受罪.

成熟與單純

  現在的小孩與年輕人雖然只相差我們86年的幾歲,思想的卻差很遠.與他們談話的時候,我們時常都會被說上一句:"哎ㄦ,醬幼稚的".是嗎?我想是吧.我與老友往往在談天時都會說:"哇,我們老了,兩張了,不過思想還很幼稚."哈哈,連我們自己都承認的幼稚.

  對,我們就是幼稚,也是單純.但並不代表我們不懂事.對於那些扮成熟的朋友們,你們看清楚這世界了嗎?你們了解這世界的運行嗎?不是裝扮得成熟,說話成熟,年齡的増進,找個人拍拖,就代表你們真的成熟了.要成熟,最基本的就是經驗.也就是親身經歷的事情再加上分析.這世界很灰,稍微不小心就引發一場悲劇.但是悲劇/負面的經歷,是成熟過程中的首要條件.所謂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同樣的,想得多,懂得多,都不證明你成熟.要成熟,得靠智慧,並非IQ所能及.一個人的成熟度能從他的待人處事,言行舉止以及容忍度來看出.

  這個可怕的世界,要找個好朋友已經很難了,要相信一個人更難.

2007年9月28日 星期五

神奇教師篇

  大學生活繁忙,越忙就越容易想起中學生活…

  想當年,中五時期,我們像往年一樣在運動會彩排後繼續操步排練。練了幾分鐘,看見班長從遠處跑來。原本還以為發生甚麼大件事…原來是我的班主任-The虎姑婆要我們通通回班上課(因為她的課有金拾)。讓後還罰我們站著…真夠力幼稚…

  這個姑婆年約2X,其它東西都正常,問題就在……她喜歡穿馬來裝…噢,她是個支香蕉。教書時會說“中國德國…belakang itu apa a?"可見,她是個連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都不懂的人…

  還試過在她的課我們有個合唱團綵排,唱到一半她竟然像鬼一樣飄出來叫我出去,然後開始誦經…說甚麼好班的學生應該要讀書啦,參與演出是浪費時間啦,嘰哩呱啦了一大堆。

  中學時期在玩戲劇時也遇到了不少問題教師。一個問我演戲能當飯吃嗎,一個抓我去見校長,還有一個說讀書是一切,不過倒有個印度老師說:Nak
buat show pergilah Bollywood, buat apa di sini? 哈哈哈,真夠力,想起來還蠻有趣的說。

2007年9月22日 星期六

音樂欣賞 - SMTown - Dear My Family

網上試聽 SMTown - Dear My Family

  這是出自韓國一家叫做 SMTown 的唱片公司發的一張合輯(2002 Winter Vacation In SMTOWN.COM)里的其中一首歌,曲名為 Dear My Family。

  應該是在去年年終的時候陰差陽錯下找到這首歌。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就被它感動了。當時對韓語一竅不通,也沒聽甚麼韓國歌或看甚麼韓國戲,不知道他們在唱甚麼,就是單純的被它的旋律吸引著。通常很少歌曲可以讓我反覆的聽,而且聽了將近一年了,感覺還在。

  現在多數歌詞都在訴說愛情的苦與樂,對沒有愛情經驗的我來說沒意思。這首歌的曲名是 Dear My Family,該與家人與親情有關吧,真有意思!但是上網找了幾番都找不著這首歌的譯文,中英文都沒有。剛巧最近上著韓語課,就只好對著韓文歌詞,光懂得唱讀歌詞,只懂得一點點的意思。後來又找到了一個多重語言翻譯的網站,就把韓文歌詞翻譯了。怎知道,翻譯得亂七八糟,真嚇死人。

2007年9月20日 星期四

不公平的人世

  昨日搞半天的ptptn,許多人都因為一些小事而被拖延驗證。過後,和朋友到多媒體樓的mamak店用餐聊天。聊著聊著,忽然連繫到了人生…那些久被遺忘的記憶全都被喚醒。

  人世的不公平,是由小學講起吧…



書香篇

  小學時期,課業上有哪樣我比不上人家的。寫字、畫畫、考試等都名列前茅,因此每次校際比賽我都被選中參與。一直到了六年級那年,同樣的被選中參加數學與常識比賽。當時聽說A校B校的學生都很厲害,但我只是像以往一樣,不為比賽而準備,直接上場。成績公布時,常識比賽的名次較為先公布。那個得了常識冠軍的學生又是拍照,又是被訪問的,很值得高興。接著是數學比賽的名次…得了第一,當然高興啦。連沒準備都能勝過那些AB校的學生,開心到夠力。上台領獎時,通常都會有人照相的吧,冠軍喔…怎知…沒有…為甚麼?我不懂。不過還是很開心,因為可以為校爭光(假的),同時對家人有個交代。

  第二天,報章刊登了比賽成績與貼照。當然,沒我的照片,竟然連名字都是錯的…搞甚麼鬼。常識冠軍的那個反而像明星一樣,又是貼照,又是單體照+訪問對白。那時,開時覺得這世界不公平…覺得,我厲害又如何?人家厲害要全世界懂,我呢?證明了好過人家又怎樣?是命嗎?是我前生犯了罪業?還有其它原因嗎?我不知道…

  到了中學,被丟進了第一班。感覺挺好,有讀書風氣,但是…第一班同時存在的風氣就是拼成績。那時,還為小學的那件事不開心,依然覺得讀再多書也一樣,因而夾在讀與不讀之間。中一到中三,從十強里擠了出來,當然被家人罵囉。



操步篇

  中學時期,我一直都是圖書館管理員。中三那年圖書館管理員需要屆著運動會與其他制服團體比賽操步。大家都練得死去活來(不死都有半死),領隊是個童軍,我們的練法和當兵沒兩樣。下過雨後赤腳在草場上操步的感覺,淋著雨在操步,甚至有水蛭(啊!!),就連主席都參與我們,大家毫無怨言,而且還練得挺興奮的。原因是…我們日練夜練,久了感覺上就像一家人了。操步技術提升,其他隊伍都說我們今年不拿第一也有第二,不拿第二也有第三…總之就是強啦。

  比賽了,成績公布了…Tempat nomber tiga, PasukanABC,哇,我們都緊張的像草一樣堆在一邊。Tempat ke-dua, Pasukan XYZ。哈哈,三和二都不是我們…夠力緊張,因為不是第一就是沒有名啊!天那,超緊張的說。Tempat pertama, Pasukan @#$%︿!!!!!事實永遠是殘酷的,我們的努力換來的是其他隊伍的嘲笑“哈哈,練醬久了還不是輸"。看著那些中五的學兄學姐們哭了…(其實我不在現場,是後來我看了錄像帶所拍到的)。我們一起努力了這麼久(有兩三個月,而且連農曆新年假期都練的那種),換來的是甚麼?而且還聽說那個 Pasukan @#$%︿ 有老師撐腰,永遠都拿獎的…你說,這個世界有甚麼會是公平的?

  中四中五我們的操步都繼續落後於 Pasukan @#$%︿。我們的士氣已被降到最低,因為每次都輸,輸在沒人撐腰…

2007年9月18日 星期二

戲劇 - 起源

  自中四,每次操步練習後都會留在學校禮堂玩鋼琴,玩著玩著就上癮了。有事沒事我們都時常約好到學校禮堂去玩。有時禮堂被封鎖了,但是以我們的技術,可以‘瞬間移動’進入禮堂。可是,十多餘人只有一架鋼琴,其它人當然只有聽的份囉。無聊之際,就有幾位朋友‘發神經’的跟著鋼琴樂在擺姿勢,後來就產生了互動,又加上其他朋友自創的搞笑旁白,我們的戲劇組就這樣開始了(所以我們的戲劇團都是圖書館管理員,而戲劇呢?都是由音樂+動作+叫聲+旁白-對白的)。

  好啦,終於在中四的時候,我校華樂團要搞個演奏會,順便邀了我們戲劇團表演(因為負責表演項目的是圖書館管理員)。當然,接下第一個演出機會,加上是華樂演奏會,再加上接進七夕,我們就演了一部《牛郎織女》。反應超日烈的說,爽啊!

  就這樣,中五的時候剛巧開始了戲劇比賽…可是學校卻另組一個專門參加比賽的戲劇小組。當時我們都無所謂,因為戲劇比賽需要用標準英語,我們就很壞的“看他們怎樣死"。怎知道,校方出了兩千令吉在那個戲劇小組上 0.0 ,同時他們得了區域冠軍,即將參與州賽(當然輸了啦,醬的戲,哇哈哈)。

  他們輸了校長當然不爽,但是不關我們的事,因為我們不懂得咒術。慘的是,原本由我們演出的教師節慶轉換給了他們!(害我們練了這麼久…)

  嗚呼呼,終於,我校華樂團由來個《柳樂琴聲》演奏會。這次還不由我們演出嗎?呵呵,是我們啦,他們搶得過嗎?夠力的是演出前兩天校長召開會議,我上了會議室…咦,那個不是戲劇小組的阿頭嗎?原來是一場亂七八糟,兩組戲劇都上了,怎麼辦? 最後當然是我們勝出(因為這次我們有華樂團的人‘撐腰’)哈哈哈。

  那天,我們演出的是《新一代亂來嫦娥奔月》,可說是當晚最突出的表演,因為樂團的人說,聽到有戲劇演出,票房賣得更猛。

  唉,好懷念那時的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