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8的文章

星座+生日分析

今天朋友突然想搞個火鍋小聚,就找了幾位朋友來我家一起用餐。突然收到姊MSN來的一個關於生日星座的連接。看了一下,還真的把我說得好準,放上來給大家分享。

3月10日探索靈魂的人


在3月10日出生的人感情總是特別地豐富。他們通常並不在乎是否成功,也不重視名與利,他們真正重視的是對自我更深刻的了解,探索自己複雜的個性。然而這並不表示他們是個人主義者。相反地,他們熱愛充滿歡笑的生活,尤其喜歡和好朋友一起享受親密的氣氛和感覺。而是令他們開心的事,莫過於在家人心中佔有重要的地位,並且在親情的滋潤和保護下開心成長。

3月10日出生的人相當敏感,他們很容易受傷,很容易感到被排斥,最想要的就是跟自己身邊的朋友能夠和平相處。不過,如果他的童年曾受過傷害不論是來自父母的傷害或是過於嚴苛的道德要求而造成的心理創傷,都會使得他們封閉自己的內心,而走進沒有人可以碰觸的世界裡頭。

由於這天出生的人太過於敏感,所以在經歷了人生的起起落落之後,為了想要更了解自己,就會轉而探索自我內在的靈魂。如此一來,他們便更能體會他人的痛苦或不幸,並且更有同情心,因此這天出生的人往往傾向於選擇服務性質的行業。很多3月10日出生的人,不僅展現了慈悲為懷的作風而且在慈悲中又有謙遜的風範,幾乎可以稱為“神聖”了。當3月10日出生的人擔任起父母的角色時,總是能了解又疼愛他們的子女,不過應該避免對孩子保護過去時度,或過於控制。

一般來說, 3月10日出生的人總是以自己為第一優先考量,再加上又是個相當感性的人,所以很難發展出堅忍不拔的意志力。因此他們大多是消極的,被動的,不願花力氣去改善周遭環境的。

一向強調內在更勝外在價值的他們,傾向於理想主義和非物質取向的價值觀,不過他們還是非常需要安全感和基本的物質享受,而且年紀越大越有這種傾向,這是因為他們還是會擔心因為失去活力,而無法實現自我發展時的一些條件。雖說3月10日出生的人探測心靈世界的習性,使他們變得更敏銳也更強化了自身的靈性,但這可不能在遇到事情時,當作不敢表達或不敢做出重大決策的逃避藉口。

有興趣或者想看看的朋友到這個網站看看吧:http://astro.tom.com/birthday/index.html

PS:拿到了相片我才放上關於剛才火鍋的文章

第四次唱K記事

圖片
自星期二決定要去唱K後,我把戲劇壓後到星期五(好難下的決定,若不是大家都很忙…),決定在星期四晚上去 Belakong Jusco 的 GreenBox。

昨天下午五點左右,八人二車的就到了 GreenBox 。一入場就點了林峰的「愛不疚」和「愛在記憶中找你」。還唱的蠻正經的。後來又點了神木與瞳的「為你而活」,key音好高,根本唱不上,而且也只聽過這首歌一兩次,隨便的唱了幾下。之後大家就開始爭著點歌,不然就死命的吃,呵呵!

唱K當然少不了FIR的歌啊!點了好多他們的歌。一到FIR的歌,我們就會站到沙發上跟著MV裡的動作邊跳邊唱。芬還時常擺出不對勁的姿態,看了就暈,囧厄~

點了『開朗少女成功記的』主題曲「Love Song」,發現沒有歌詞,只有中文翻譯。結果和大家亂用中文翻譯來唱。如果譯詞不夠,就一直重複著最後兩個字,直到下一行的譯詞。超爆笑的說。然後就是金亞中的「Maria」,又跳到沙發上去瘋狂。跟著就是 Aerosmith 的「Don't Wanna Miss A Thing」,唱到連吃奶力都用了出來,好好發洩喔。
過後到 S Club 7 的歌曲,氣氛就一直自FIR的歌開始持續。

高潮的歌過後就是些較瀾漫的流行歌曲,可是有好多歌我們都直聽過,不大會唱。結果又在一邊搗蛋,把中文歌詞翻成英文(很糟糕的英文那種),就一直在亂。
將近十一點要散場之前,唱了 Aqua 的 Cartoon Heroes。覺得唱(比較像喊)的好爽,好開心。

買了單,回去賽城的途中,扭開收音機,播著鬼故事,還是在K房見鬼的鬼故事。聽了真是又好笑,又可怕。不過這次唱K的那幾個小時真的好開心,完全的把自己放開了。希望還能有機會像這樣一起在K房裡鬧吧!


過去就是過去

剛從戲劇回來,在宿舍4與老劇友聊了很多在賽華戲劇班的點點滴滴。說起來,大家相處的時間不短,經歷了很多。不同的戲劇老師,不同的教導手法,不同的訓練班,不同的排練。還記得有次討論劇本我還差點與學兄學姐吵了起來。還有我們之前奮力為小劇場排練,演出。

我竟然在演出前一天扭傷了腳,當晚還要綵排。說也奇怪,我的腳只是紅腫,但是不痛,綵排還能繼續上場。學姐擔心演出當晚回有狀況,在有須要快步走的一幕找人取代我。可是喔,綵排後走回宿舍的那段路,我的腳突然就好痛。硬撐走回大學宿舍最遠最高一層的房間。還好演出能夠順利完成。

大學的回憶…中學的回憶…

無論如何,還是很懷念中學那時的戲劇組啊。人數多,大家感情都很好,到現在仍然保持聯絡。記得中五的時候,由於我們都由圖書館管理員占多數,每個星期五都先上圖書館開會,非圖書館管理員都會在食堂等我們,然後就十多二十個人在一起用餐。在不然就集合在禮堂,非圖書館管理員幫我們叫外賣。就這樣每個星期五都放學留下來排練到五六點,星期六、日也時常會有練習。這一年我們總共接了四個演出,分別是:柳月琴聲、Interact Club的Installation Nite、群英之夜、IU Day。都在不同地方演出。柳月琴聲過後還有慶功宴,慶功後還做了很多傻事…Installation Nite是在某間旅店演出,感覺還真特別。

中五畢業後,繼續與兩位朋友回到學校,以地下團體的方式來招收團員。過後我就進入中六,不知怎麼的成了Interact Club的主席。在Installation日讓新團員演出。接著我藉著主席之位搞了一個中秋晚會,三十個人演出了一部一小時十五分鐘的《仙藥情愛劫》,也是我在學校最後的一次…

很可惜的是,在我中六第二年雖然接了教師節的演出,但是剛好參加了旅行團,把演出取消了。不過那一年的中四、五的團員還蠻有趣的。我們排練了《鬼戲》與《四字班》。之後我們還時常聚在一起打麻將呢 =X。

無論如何,過去就是過去,只是一段回憶,有甜,有苦,也有一些分不清的‘味道’。現下能做的唯有鋪好以後的路,我的尋夢旅途。

預先告別賽華戲劇班

剛才和學長等人聊了一下,他們建議文化之夜文化之夜不用正式演出,新春演出也可能不接了。

原因都圍繞在時間不夠,人數不夠。

人數?個人覺得七八個人演一出戲劇沒什麼問題。又不是什麼大製作,去年的小劇場雖然有很多團員演出,但我們分成兩部劇,也都七八個人演一部。

時間?可能大家都很忙吧,我不介意時常出來排練,可是須要顧慮其他人。

忙…也許是吧,目前團裡有九個人,如果我問他們要不要接這兩個演出,肯定超過一半的人會說不要…因為上次中秋晚會演出,很多人都說不要接,是我堅持要接下來的。還好mill3也還繼續在幫忙。不過這次她須要忙自己的課業,我不想拖累任何人…

雖說如此,我對戲劇的熱誠依舊。如果大家堅持不要演出,那麼我就可以直接向幹部提出,我正式辭去團長一職。

剛才學長問我有甚麼放不下。我想了一下,放不下?其實一個沒心的團根本沒有甚麼值得我留戀的。況且我在之前的文章都提過,我喜歡戲劇排練,可以甚麼事都不用想,不用理。認真專心投入在自己的角色,只單純要那一兩個小時的解脫。戲劇是我人生唯一的團體活動,離開了,我就回到我自己的世界,就這樣而已…

不過事到如今,我只能說:有志者,事竟成。如果大家心亡了,那麼繼續也沒意思。只能預先告別賽華戲劇班。

人類的忙與盲

『忙』:
很多人都喜歡把它掛在嘴邊,可是卻不知自己有多『忙』。

怎麼才算是『忙』呢?

是很多事做? - 世界上的事永遠做不完
是時間不夠? - 大家同樣一天24小時,一星期7天
還是藉口?

失約了,就說『忙』。
不接人電話,也說『忙』。
不回覆短訊,更說『忙』。

一個『忙』字就能把所有的責任給推掉,可見『忙』是個很好用的字啊。

可惜,很多人都濫用了『忙』。
口口聲聲說『忙』,轉頭卻在浪費時間做些無謂的東西。
『忙』這個字,拆開來就是『心』+『亡』,就是心亡了,心死了。
如果有人到了這個地步,就證明他可以準備長眠,安息了。
其實只要安排好時間,處理好事項,這世上根本就沒有『忙』的存在。

-------------------------------

『盲』:
他是個神奇的字,『亡』+『目』,眼睛死了,看不見了。
也代表著人類長著禽獸的眼睛,無論人、事、物,都看不清楚。

無論多糟糕的人,只要在人面前包裝的好好的。人類都會稱之為『好人』
一個人無論暗地里幫助過多少人,人類都不會感激他。
一個好看的人無論做了甚麼鬼事,人類都會讚不絕口。
一個不是很好看的人做了好事,人類提都不會提。
甚至有人會說他多此一舉,或想要搶鏡。
人類都有一雙眼睛,怎麼看東西卻永遠只看一面。
張大你們的眼睛,加上你們的思考,好好了解你們身邊的每一個人
別把『好人』『壞人』全部都搞亂了

久違的羽球

好久沒打羽球了啊…好像自中六畢業後都沒動球拍了(在大學第一年就只打過一次)。

我打羽球的技術實在是糟透了,但是不知道為甚麼這麼多種運動當中,我就只喜歡打羽球。

今天下午兩點鐘的課前,就和朋友到大學開放不久的室內羽球場看看,怎知門是鎖著的。繞到旁邊去才發現原來是個也剛開放不久的健身室,看看沒人就進去玩了一下。裡邊有個樓梯,上去一看,有個大小相等於多功用禮堂舞台的大鏡子。原來這大學裡也有這樣的設備阿,不知舞蹈班的人有沒有試過申請在這裡練舞。

離開健身室,繞過另一頭看看,原來這裡有個開著的門阿。進去看了看,三個羽球場都是空的,決定下課後就到這裡打羽球。

下課回到家準備了一下,外面就突然下起大雨。於是一手撐著傘,一手提著球拍球網,快速的走到公寓區前面的小交通圈那裡上朋友的車。

到了球場,就只有我們六人。拿了球網就掛了上去,才發現原來時代不一樣了…以前我租用的球場都一頭勾著,另一頭用力的扯,然後再繞圈綁起來。今天到這裡才發現原來這種鋼柱是先把一頭綁緊,另一頭有個類似螺旋的東西把球網的線捲入再鎖上。真是少見多怪…

開始打球了,果然拾球比接球多,不然就是打到鐵 = =
向來打球我都習慣用兩個球拍,因為不用跑很遠就可以接到球了(很懶吧)。就算用一隻球拍,我仍然會把球拍左右手亂傳(習慣了)。可是有很多時候在傳當中沒握好球拍,都把球打歪了。其實小時候學打羽球的時候都跟著姐姐用右手握球拍,可是每次開球都覺得怪怪的。那我就試著用左手開球,感覺還蠻順的(以前媽媽多數用左手教我握筆)。不知怎的,我的左手握拍反應較快,是敏捷型(DEX),專防,可惜很弱,會親球網。右手呢,是力量型(STR),專攻,可惜掌握不好,每次打out…

打了一小時多,將近兩小時的雙打羽球,過後就單打了一下。單打的時候,我只在一旁觀察,才發現一向來我都只靠感覺在打,純粹打的爽,打的亂。人家打球看著羽球飛,我卻只瞪著球網,感覺球在那裡就把球拍換到哪隻手來擋。不過也好把,至少可以運動一下,看看明天會不會全身酸痛,呵呵…

實兆遠(詩)

昨天晚上收到我姐的一則手機短訊,是則關於實兆元—我家鄉的一首不知甚麼人作的新詩。

北京大,上海富,不如實兆遠的一顆樹, (厄?)
香港街,美國路,不比實兆遠的十字路, (還好吧)
玫瑰花,牡丹花,就像實兆遠的甜木瓜, (0.0)
茨廠街,唐人街,好過去走拜四街,   (拜四街的確好)
天有情,地有情,實兆遠人到哪哪都行, (真的嗎 @.@)
謹以此信獻給所有實兆遠人。      (我轉發給幾位老朋友了,連這裡都有了)

得感謝這首新詩的作著,把實兆遠寫的這麼好。
說實話,目前的實兆遠沒有以前那麼美了。
不過,還好有很多地區仍然保留著原有的村莊特色。
像甘文閣新村,福慶洋,二條路,三條路這些地方的新建房屋都不同了,但是那種家鄉的感覺依然存在。
但願未來的實兆遠發展後別忘了保留著這些特色。

賽城戲劇小聚

剛才從168家回來,mill3說約老劇友出來聚聚。順便想知道哪些剛實習回來的劇友是否能繼續參加我們下個月的演出。

結果,劇友有些交通不方便,有些去開會,出席的只有我,mill3,紛,維,Wee,Carl6人。

現在剛從Cyberia Mamak回來,感覺有點怪,就寫了下來。

其實我也預料他們會退出劇團了。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依然有種奇怪的感覺。說真的,我和他們的交情並不深啊。就是有點不捨得…這種心情人類怎麼稱呼呢?

就只是一點點的不捨得,心痛居多。如果有人了解我,該知道我很喜歡戲劇,喜歡排練的過程,一群人一起奮鬥,一起在台上演出,一起分享慶功。雖然劇會終,人會散,但是哪種一剎那的感覺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體會到的啊。只是,無論如何,在賽城演出後的感覺比不上以前在南華禮堂演出後的哪種感覺。讓我覺得我在這裡純粹只想找出在中學那幾年的戲劇生涯。

本人覺得,他們退出後,應該都不會怎麼來往了吧。又結束了故事其中一章,是時候翻去另外一面了。接下來的這一章,會充滿挑戰,會消耗很多精力,我需要精心規劃。當然,這是屬於我個人的故事,沒人會和我一起奮鬥。但是,我相信我能夠讓計劃成功的。跌倒,受傷,我絕對能夠一個人面對。至於要不要站起來,這只能看著辦吧…

育智幼兒園懇親會

圖片
11月7日,也就是我媽管理的育智幼兒園的畢業典禮兼懇親會。育智幼兒園位於實兆遠甘文閣新村的育智國民刑小學裡。甘文閣啊,就是甘文閣辣椒醬的出廠地囉。都是老街坊啊。其實甘文閣辣椒醬有分成幾家兄弟在做喔。要辨認的話,那就要看瓶蓋的顏色。還有一家就是KOKI辣椒醬。這些辣椒醬都在這個新村裡製作的啊。

說到新村,這裡的食物都蠻不錯的啊。有機會來實兆遠我就帶你們去嚐嚐。還有啊,由於實兆遠都是福州,古田,福慶和福建人。所以這裡有些食物其他地方是吃不到的。就算有,味道也不一樣。這裡有辦酒席一定有的"Hai Leng Go Lou",就是海參加某個東東,煮成一碗酸酸辣辣的湯。還有福州光餅,福慶餅,福慶炒麵(炒水面),Long Ngian(不懂怎麼稱呼)等等還有一些連我都不是很清楚的食物。有機會我都一一照像放上來。

言歸正題:我幼兒園與小學都在這裡畢業。畢業了這麼久,去年老媽接管育智幼兒園後我才第一次回到這裡。今年又回來了,就照了些相。

換了新的教育牌


看到這個就怕,以前年年當班長,都要搬書走這個走廊到辦公室。